库店筹备三线城市消费升级计划

来源: | 浏览量:14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2-28 23:48

新年刚过,上海海关传来消息,一批长期跨境售卖高档手表人员被缉拿归案。这是继“淘宝店主代购被判10年”之后又一重磅新闻。随着中国海关监察收紧、外汇监管加强,风靡了多年代购产业已经走到了尽头。然而华人每年在奢侈品领域跨境消费有6800亿,数以千万计消费者和几十万代购从业者将何去何从?

“代购”成走私,朋友圈买卖靠不住了

据2月20日法制网报道,上海海关缉私局破获了系列走私手表案。涉案手表1500余块,案值2.1亿元,18名走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。其方式是通过“水客”将百达翡丽、积家、劳力士等高档品牌手表带入国内,然后卖给相熟客户。

在这起案件中,其中一位叫马某华履历光鲜——毕业于北京某知名大学,曾在巴黎某大学奢侈品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,对于买家而言,他们还有一个名字叫“代购”。

2018年下半年起,中国代购们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危机。先是海关通关逐渐收紧,代购排队补缴税款。随后有人透露:现在通关太难了,哪怕是已经撕掉标签穿在身上衣服,如果超出了境外购物免税额度,也依然需要补缴税款。到了2019年,史上“最严电商法”出台开始落地,明确将代购纳入了监管范围。随后,中国外汇交易监管之网越收越紧,朋友圈私下换汇行为将可能面临刑事处罚。

对代购们而言,无人监管自由“避税”好时光已经过去,现在代购行业已经面临着一无合法资金,二来不能通关绝境。

以“上海名表走私案”中林某为例,每块手表不过是赚取了四五百块“带工费”而已,但已涉案金额巨大,风险收益远不相称。

于买家们而言,将不能再通过这一渠道买到有保障正品奢侈品。实际上,现在在朋友圈里还能够进行奢侈品买卖行为,很可能已经涉及到了走私或者假冒问题。

巨大而畸形华人奢侈品消费市场

奢侈品行业资深从业者、前寺库商城总经理、库店CEO郑剑豪表示:这条新闻背后,6800亿奢侈品市场惊天变化正在发生。许多人并不知道,“代购”买卖这一朋友圈里司空见惯买卖行为,已经成就了全球最大奢侈品交易市场。

虽然全球消费欲望减退,但中国人消费力却在快速崛起,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头号奢侈品消费大国,扮演了“拯救”欧洲奢侈品业角色。报告显示,中国人每年购买了6800亿奢侈品。

然而这一市场增量大多数并没有在国内进行。由于奢侈品品牌在国内落后经销模式,以及高额关税等因素导致国内外高额差价,出境游增长附带境外消费在高速增长,并催生了以代购为代表黑灰产业链。

“代购”原本是由于自身限制(如时间、地点以及节省成本),简单地找亲戚朋友帮忙购买商品行为,随着社交网络和网购业务发达,原始“代购”已然变味,私人甚至中介机构利用社交、电商平台私揽代买业务,利用平行市场赚取差价和报酬成为常态,同时海外代购乱象横生,消费者还需承受多重风险,一是维权难,二是质量无法保证、真假难辨,三是涉嫌逃税和走私行为。

近年来,国家打击走私、代购行为和回笼消费态度愈加明显,在政策方面,一是尝试降低关税,二是出台新电商法。而在手段方面,一是严查走私、代购行为,二是严管外汇。在这种趋势下,不仅像代购这种本就游走在灰色地带产业必将更加难以生存,就是哪怕不做代购,消费者个人在国外也不能肆意地买买买了。

供需失衡,市场急需新商业模式

随着环境变化,奢侈品市场原本就存在供需失衡问题,将会进一步加剧。一方面,国际大牌只在一二线城市做了少量布局,三四线城市几乎是荒漠地带。另一方面,这一领域进入门槛很高,并非中小企业和个体户能够参与。

对于消费者而言,颇有“想说爱你不容易”感受。专卖店选择少价格高,海淘代购真伪难辨且已被监管,去国外一趟有免税购物金额限制,而且时间和资金成本都极高。

电商平台曾尝试改变这一情况。以京东、苏宁和天猫为例,三大平台都有“全球购”业务就是最典型一次尝试,优势在于能利用电商平台本身仓储、物流体系进行很好服务下沉和覆盖,然而缺陷也非常显著,一是消费者只能“看得见”,却“摸不着”,二是频繁曝光全球购假货也给业务本身蒙上了阴影,三是售后服务和维权较为艰难,毕竟综合电商平台并非专注奢侈品领域。

再以共享经济风口下衍生奢侈品共享租赁平台为例,以租代购,节省成本

同时也能每天或者是隔天能用上不同奢侈品,缺陷一是非全新商品,使用体验不好,二是租赁和归还耗时耗力,三是没有真正“拥有感”。

垂直电商平台推动消费下沉

众所周知,中国消费者消费三要素是,首先要“摸得着”,其次是“信得过”,最后才是“用得上”,且越是成本高消费越是在乎这三个要素。目前来说,现有几种模式都难以说完全符合消费者消费习惯。

基于这一考量,寺库集团旗下库店做出了新变革。郑剑豪透露道:库店将在多个三线城市开设线下门店。届时寺库集团全球30万种精品货源,都将会共享给这些地面店销售。那时候[不通顺]三线城市消费者将不需要出国,不需要远赴一二线城市,就能够在一个店里看到琳琅满目全球奢侈品、轻奢产品,以及其他国外正在流行特色精品。

“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是中产阶级了,是因为他们平时消费不够时尚、不够方便、性价比也很低。中国三线城市中产阶级有点惨,花钱不少,生活却还不够好。”

1月份时候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?炊悦教灞硎荆?械仁杖肴禾迨?恳丫???亿。世界银行中等收入标准是指“年收入2.5万-25万元人民币群体”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是:中国达到这个收入人常常误以为自己是底层,而那些已经达到了高收入群体也常常误认为自己连中产都算不上。

“如果每个城市都有这样一个店,店里面有丰富国际流行商品,外观时尚、品质优良,价格比一线城市专卖店要划算得多,很多商品甚至是在一二线城市都买不到。那么大家自我定位和幸福感,会不会有所提升呢?”

这是郑剑豪正在筹备城市消费升级计划。

展望未来,流量裂变引领消费升级

与一、二线城市消费者相比,三四线城市以及地级市、县和乡镇消费者社交圈子更加密集、更加固定也更加亲密(如家庭、邻里、宗族等),同时,这部分消费者对于便捷消费途径也更加期待。面对这种消费需求庞杂、市场供应空白情况,对于库店这样运营模式电商既是新机遇,也是新挑战。

首先,如何开展业务模式,在门店和代理人之间,库店需要做出新突破。国际品牌在三线城市运营,这个话题想象力巨大,却也令人生畏。诚然,寺库集团旗下库店具备供应链和平台声誉方面天然优势,在提供丰富货源同时,也远比其他电商平台、代购更加令人信任。但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:如何教育三线城市用户?如何用一个店就能影响一个城市目标消费人群?如何店铺坪效进一步提升?

郑剑豪答案是:以门店作为体验中心,建立一个“虚拟商圈”。在提供到店购货服务同时,以电子方式展销更多货品。另一方面,三线城市领先消费人群具备显著群聚效应。每个线下库店在开张之前,就已经与当地时尚KOL们形成了合作关系。这些KOL们以他们品位、消费专业度扩散自己影响力,形成当地时尚消费圈,并不断进行流量裂变。

“我们想为新零售带来更多创造与改变。小红书之类模式可以种草,但是容纳不了太多商业。传统电商和社交电商模式又过于商业,不能有效种草。盒马模式很有趣,但或许还可以有更多变种。我们想做是一个三位一体商业模式。每个人都可以既是消费者,也是分享者、种草者。库店既有小红书种草能力,也有社交电商蓬勃成长能力,更有盒马生鲜超高坪效。这种商业模式名字,应该叫什么呢?”

从2010年至2018年,郑剑豪一直默默注视着零售行业发生变化。2013年初,他告别聚划算,在北京加入刚兴起寺库,并帮助寺库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。2018年,他又回到杭州,创建了社交电商平台库店。2019年,库店酝酿在线下发力。奢侈品、线下零售、社交电商都是郑剑豪所熟悉领域,但彼此间差异巨大。这几条在猪年新春聚焦于一点,激发了新商业生命力同时,也点燃了郑剑豪心中热情。

“3月份,我们会开始招募加盟商,首家体验店也会在第二季度开张。届时大家即便身处三线城市,也可以拥有一线城市消费体验,身处全球时尚前沿。”

这就是郑剑豪打算献给三线城市新中产人群惊喜礼物。

编 辑:王鹏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sh-zt.com/h/p/620702.s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